海天网

从雪山上走过(致敬革命前辈)

海天网 https://www.haitianw.cn 2021-12-29 17:23 出处:网络 编辑:@海天网
图为夹金山。  影像中国耸峙在四川省宝兴县与小金县之间的夹金山,是一座又高又陡的山。当地民谣这样形容:“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凡人不可攀……”因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踩在脚下的第一道雪线,这座

从雪山上走过(致敬革命前辈)

图为夹金山。
  影像中国

耸峙在四川省宝兴县与小金县之间的夹金山,是一座又高又陡的山。当地民谣这样形容:“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凡人不可攀……”因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踩在脚下的第一道雪线,这座终年积雪的大山,成为长征史诗中荡气回肠的一笔。

之前,我从一家报刊上得知,当年不畏艰险翻越夹金山的红军将士中,有一人在新中国成立后又回到了这里,并为这座大山下的百姓继续奋斗了数十载。他,叫冯元庭。之后的那些日子里,我一直心绪难平,总在想何时有机会可以走进冯元庭和他的故事。

今年10月,我终于走进了这个故事。那天,站在夹金山垭口上,顶着呼啸的寒风,面朝翻滚的云海,我的脑海里满是80多年前那支一往无前的队伍,和那名叫冯元庭的红军战士。

1933年,时年24岁的冯元庭,已是四川省苍溪县东溪镇上小有名气的石匠。生活虽不富裕,但凭借一副好手艺,冯元庭得以维持着一家老小的生计。

这一年,一支红军队伍来到东溪镇,招募石匠镌刻标语。识文断字、为人正直的冯石匠,顺理成章地被选中了。

“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共产党是穷人的政党”“红军是穷人的军队”……在石碑上刻下这一行行刚劲的字迹时,冯元庭渐渐意识到,眼前这支衣衫简陋的部队,和以往所有扛枪的队伍都不一样——这是一支真心实意为穷苦百姓谋福利的人民军队。

年轻的冯元庭,毅然做出了一个重要抉择——他要参加红军!

加入红军队伍后的冯元庭,很快成长为一名优秀战士,并于次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长征途中,不怕吃苦、冲锋在前的他,很快被提拔为排长。1935年,冯元庭所在的红四方面军从川北一带出发,经巴中、剑阁、江油、北川、松潘、懋功(今小金县)等地一路辗转,在夹金山北部的达维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

10月27日晨,冯元庭所在团作为先头部队,由北向南朝夹金山发起进攻。

小金县县城海拔为2300余米,夹金山垭口海拔却有4114米。在这气温低至零摄氏度以下的雪山,这些来自平原、丘陵地带的战士们,前进的每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

山势越来越高了!冯元庭的耳朵被冷风吹得生疼,脚下的草鞋也被冻得如同铁片。爬上山后,稀薄的空气更让他呼吸困难、头昏乏力。就在他以为即将顺利下山时,却发现下山的路一样艰险,随时都会掉落雪坑,摔下陡坡。

冯元庭的身边,一个个战友踉跄倒下。有的颤巍巍地站起来继续走,有的却再也没能站起来。

一个小名叫牛娃子的战士,与冯元庭是同乡。牛娃子刚走到夹金山垭口,就已脸色乌黑、气息奄奄。冯元庭把他搂在怀里,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又一遍遍用手为他摩擦胸口。“排长,我不行了,如果你能回老家,请一定去看看我的父母……”牛娃子话没说完,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多年后,这个年仅18岁的牛娃子,还一次次出现在冯元庭的梦里,让他一次次淌着泪从梦中惊醒……

那天下午,部队翻过夹金山。可没等他们好好喘上一口气,四川军阀的部队就对他们发起进攻。一路激战,冯元庭所在部队最终突破封锁,向宝兴县城一带挺进。他们先后攻克宝兴、天全、芦山等地。

然而,战场局势瞬息万变。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弹药匮乏、缺乏补给的红军只得后撤,最终于1936年2月再度翻越夹金山。

2月的夹金山,寒风呼啸,积雪凛冽。冯元庭所在的排,有一个班共12名战士,第一次翻越夹金山时牺牲了两人,这一次又有3人牺牲。

此后,冯元庭随部队转移至小金、道孚、炉霍、甘孜等地,最后北上甘肃,实现会师。

后来,冯元庭再度奔赴华北抗日前线,先后担任副连长、连长、营长等职,还参加了临汾战役、晋中战役、太原战役等。10余年间,他参加大小战役100余次,9次负伤,10余次立功受奖。直到晚年,他的身体里还遗留着3块弹片。

新中国成立后,西康等地还有少数国民党军队盘踞。接到命令后,冯元庭所在部队挥师南下。1950年2月,西康雅安和平解放,数月后,残余匪寇被陆续清除。

戎马生涯结束后,冯元庭接受组织安排,来到夹金山下的宝兴县,担任县委书记等职务。

上世纪50年代的宝兴,地贫人稀,百废待兴,是雅安地区唯一对外不通公路的县。冯元庭上任后,立即着手筹集资金,勘测地形,修建起一条由芦山县飞仙关通往宝兴县的公路。

那段日子里,冯元庭每天坚守在工地,不仅指挥施工,而且亲自上阵抬石头。他的皮肤被晒得黝黑,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个又一个。有一次,他不慎扭伤了腰,连腰杆都没法伸直,但他只是回家简单擦了擦药酒,过了一夜,便又出现在工地上。

经过8个月的日夜奋战,一条长约65公里的公路终于修成。随后,冯元庭带领干部群众又陆续修建了医院、学校、河堤、水电站,全县的经济社会面貌得到巨大改变。

路有了,基础设施也有了,可老百姓的肚子还饿着。冯元庭的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件事。

一天,冯元庭接到报告,陇东公社先锋村有个叫罗崇义的农民,选用玉米良种进行播种,又率先放弃浅耕粗种的传统手段,实行双行单株、稀株密植的种植方法,当年就让该村的玉米亩产量比雅安地区平均值高出30%。冯元庭兴奋不已,当即叫上县农业局的两名同志步行前往先锋村考察。

时至盛夏,烈日当空。前一晚加班到深夜、一直不舍得停下休息几分钟的冯元庭,路上突然放慢了脚步。他想蹲下身子,可才蹲到一半,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冒了出来。随行同志见了,赶忙要背他去医院。冯元庭摆摆手,淡定地告诉大家,这是参加长征时留下的胃溃疡,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他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了片刻,就又踏上了赶往先锋村的路。

在冯元庭的大力支持下,罗崇义的种植方法得到大面积推广,宝兴县玉米产量大幅提升。罗崇义也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担任县委书记的那些年里,冯元庭一直住在招待所一间28平方米的小屋内。那里,只有一张木床、一盏白炽灯、一个柜子和几把椅子。

上世纪70年代初,省里下拨2万元专款修建“红军院”,用于改善冯元庭的居住条件。没想到,这笔钱却被冯元庭“挪用”了。县城街道破旧不堪,2万元被他一分不剩用在了修路上。

后来,雅安地区行署为他腾出一套“专员房”,川北老家邀他回乡安居养老,都被他一一拒绝。直到87岁去世时,他仍住在招待所那间28平方米的小屋里。

提起爷爷冯元庭,今年59岁的冯锡友最初难以理解,后来却充满了敬佩和敬仰。

冯元庭曾有机会将独子接到宝兴县,并安排工作。可他坚持不搞特殊,直到在老家务农的儿子、儿媳相继因病去世,他才把年仅9岁的孙子冯锡友接到宝兴。

1979年,17岁的冯锡友循着爷爷昔日的脚步,光荣地成了一名人民子弟兵。在内蒙古赤峰完成新兵训练后,部队领导查看新兵档案,发现他是老红军后代,于是决定将他分配到黑龙江牡丹江的部队,让他学习驾驶。

那时候,汽车尚属稀缺交通工具,冯锡友得知自己以后有机会成为司机,满心欢喜地写信告诉爷爷。可接到回信,冯锡友蒙了。爷爷在信中说:“红军后代更不能搞特殊,要和别人一样在基层劳动锻炼……”

最终,冯锡友被分配当了一名工程兵。4年军旅岁月,冯锡友各项考核均名列前茅。当年宝兴县有50人参军入伍,他是当中光荣入党的第一人。

后来,冯锡友回到家乡,成为一名国家干部。他有时会想:爷爷弟兄三人全都参加了红军,长征时期和解放战争中,他的两个亲弟弟相继牺牲。现在组织上给他安排了好房子,他自己不住就罢了,为什么对自己的儿子和孙子还要如此严厉?

多年后,冯锡友已年过半百。一次他在档案中,偶然翻看到爷爷离休之际郑重写下的一句话:“人离休思想不离党,教育好子孙永远跟党走。”冯锡友突然明白了爷爷的苦心,也第一次为心中的疑惑找到了答案:爷爷不仅一辈子严格要求自己,而且期望儿孙和自己一样,永远跟党走,严格要求自己。身为红军后代,他们更应成为他人的表率,需要多付出、多奉献,而不是想着沾光和索取。

冯元庭去世后,如愿安眠在了夹金山下,与他热爱的土地永远相守在了一起。夹金山下的人们也没有忘记他。在宝兴当地修建的“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里,冯元庭的事迹被陈列出来,让今天的人们了解并学习。在位于宝兴的“四川长征干部学院雅安夹金山分院”里,冯元庭等革命前辈的事迹,不断地被人讲述着。宝兴人始终不忘这位“老红军”“老书记”永葆初心、艰苦奋斗的故事。(杨 青)

《 人民日报 》( 2021年12月29日   第 20 版)

责编:张靖雯

0
南阳新优媒 新优媒 中国商会新闻网 优媒问答社区 光彩商圈 海内青年网 广东财富日报 华南商业网 华中资讯网 风讯财经 搜狐中文网 新讯财商网 凤凰资讯在线 中原商讯网 和讯财经网 网易财经周报 华夏资讯网 商海中国网 人民商海网 新华国际网 央视新媒网 九州经济网 神州新闻网 光明中土网 环球资讯网 办公资讯网 南方财贸在线 信讯网 大邦网 中汉网 百创网 广创网 汉光网 海天网 三九头条网 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服务 区块链开发 区块链解决方案 区块链咨询 区块链应用场景 区块链底层平台 区块链公司 智能合约开发 NFT开发 区块链平台搭建 区块链溯源 区块链+供应链 大蜡烛资本 大蜡烛 大蜡烛基金 Big Candle Capital Big Candle Fund BCC